第二章 德州佬和龙马家的人

江南Ctrl+D 收藏本站

我叫斯蒂尔,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,在阿富汗战场上待过两年。

我是个观察手,就是狙击手的助手,进入战场的时候观察手和狙击手分开在不同的位置,观察手负责扫描战场测定数据,狙击手负责杀敌。

观察手也配置一支高精度步枪,有时候担任助攻手,但更多的时候是为了保护狙击手,他们更金贵。但我基本上用不着那支枪,因为我的狙击手强得有点离谱。

我的狙击手叫龙马宗一郎,是个美籍日本人,人长得瘦瘦的,个子也不高,笑容总是很灿烂,看着就像个大学生,谁也不会想到那家伙是个杀神。上面虽然不给我们统计数据,但我估计我们这个战区被狙杀的敌人中,至少1/4都倒在了宗一郎的枪下。给他当观察手很轻松,我只要拿望远镜大概扫描一下战场,告诉他哪里哪里有要击毙的目标,然后缩在掩蔽物后面等着就行了,砰砰砰砰几下,我俩就收工回营地。其他组的观察手累多了,不停地观测,不停地“九点钟方向偏右三分之一右侧修正两分风速25米每秒海拔350米”,有时候打超远距狙击还得负责操作激光测距仪。

我跟宗一郎开玩笑说这样下去我就没法给别人当观察手了,我都快把观察手的技术忘光了。宗一郎说他也很难跟别的观察手合作,因为他瞄准也不是靠观察手给出的数据,纯靠感觉,他在耳机里听到我的声音就轻松了,知道有人在他背后。

战场上我是宗一郎的助手,但我其实是这一组的组长,军衔也是我比他高,我是准尉,他只是个中士。我资历比他老,他刚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亚洲面孔的孩子好欺负,军队里就是这样,人人都透着股子戾气,你能欺负人才显得你有本事。但我说这小子既然分到了我组里,谁欺负就是跟我过不去。我从德克萨斯来,都说我们德州佬彪悍,其实我们挺与人为善的,但我们都是牛仔的后代,牛仔就是得护犊子,你敢打我的犊子我就打你。

宗一郎把我当哥哥看,我给他讲战场上的经验,他每次都是恭恭敬敬地听着,还做笔录,但很快他自己就靠那支枪打出了名气。当时我们战区连续几名狙击手被击毙,观察手连鬼影子都没看到,上面把宗一郎和我派去了,我也看不到敌方的狙击手,只知道他藏在一大片民宅里,就想呼叫无人机过来把那片炸平得了。宗一郎说要是民宅里还有没撤走的平民,就误伤无辜了,不如让他试试。他在太阳地下面和敌方的狙击手对峙了大概两小时,让我试探着从侧面开枪,可敌方狙击手愣是不上当,就是不还击。他应该是听出了我的枪不是狙击枪,知道这是在引他现身。但临近傍晚的时候,宗一郎开了一枪,跟我说搞定了。我们进入那片废墟搜索,找到了一名重伤的狙击手,那家伙没有中弹,是他的枪炸了。这人不用观察手,是条独狼,他藏在一堵子弹打不透的墙后面,在墙上挖了个蝴蝶形的洞,我方观察手根本看不到他露头,但他却能扫描整个战场。宗一郎说他在太阳西沉的时候看到了对方瞄准镜的反光,一枪过去,子弹竟然从对方的枪口里射了进去。这枪法真是神乎其神,战区司令都被惊动了。

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,这家伙都不能说是个天赋狙击手,而是个开挂的狙击手,跟他合作就好像狙击是场游戏,而他是最资深的玩家。

我问过宗一郎说他一个日本人,英语都不利索,为什么要冒险来阿富汗打仗?你跟恐怖分子有仇?宗一郎给我讲了老半天什么跨种族跨民族的融合,只有相互宽容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安定,孩子们才能幸福地长大,恐怖组织煽动敌对和仇杀,所以不可宽恕,他期待用自己的M40步枪把恐怖组织的头目们都送去地狱报到。宗一郎问我为什么要加入军队,我说我以前是个猎人,就会打枪,后来我们家那片区域被划为禁猎区了,我失业了所以来军队上班。宗一郎说就这?你没有什么必须为之战斗的理由么?我说我一个德州佬,真不像你们日本人那样干什么都需要觉悟,海军陆战队工资高我就来了呗。

轻松的日子过了一年多,忽然有一天宗一郎遇到对手了。那天太阳很烈,我扫描完了战场通报给宗一郎之后,正嚼着口香糖等收工,耳机里忽然传来宗一郎的声音说,斯蒂尔!呼叫无人机!

我心说难道是遇到坦克小队了?探头去看,就看见沙尘漫漫的荒野上走来了一个拿枪的人,宗一郎正连续地对那家伙开枪,可那家伙走起路来带着模糊的虚影,宗一郎的子弹穿过他的身体就像是造不成任何伤害,只是光影扭曲那么一瞬,就像打中了海市蜃楼里的东西。我可真是给吓到了,那家伙难道是个鬼么?无人机也炸不死鬼啊。但我还是按照宗一郎说的呼叫了无人机。这时我就看见那家伙把枪举了起来,看他的枪,那家伙也是一名狙击手,可真没见过狙击手边走边开枪的。宗一郎大吼说趴下,我心里早就信服了宗一郎,想都没想就趴下了。我们观察手都会在脚下挖一个浅坑,这样更方便隐蔽,可那家伙的子弹竟然打穿了坑前的浮土,打中了我的胸口。那真是个鬼一样的家伙!他连我会趴下这一点都预判到了!好在浮土很厚,子弹穿透浮土后动能已经大大减弱,最后嵌在我的防弹衣里了,就这样我的肋骨也还是骨折了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