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002章 激战恶狼

刘周平Ctrl+D 收藏本站

野生葛根一般都会长到地底很深,有的葛根能长到一丈多长。一般老葛根会有很多虫眼,还很容易空心。只是这株长得异常粗壮结实,找不到一个虫眼。

初始只有手腕粗细,越往下挖越大,现在还只往斜下方挖了两尺多长已经跟二狗子的腿一般大小了。

王弘越挖越兴奋,脸涨得通红,汗水下巴往下滴都毫无知觉。直挖了两个时辰,才露出这条葛根的真容,通体长约有一丈,最粗的地方跟王弘的腰一般粗细,重约六七十斤。

将这条葛根扛回去,起码能保证两兄弟能安稳渡过这个冬天,不用担心被饿死了。

只是这会王弘将葛根扔到一边,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手中一件物品上,是刚才在葛根旁边挖出来的,是一颗拳头大的珠子。

只见此物通体光滑如镜,像是被仔细打磨过一般,晶莹如翡翠,泛着翠绿的光芒,上面布满血红色的花纹,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璀璨夺目。

此物异常地坚硬,刚才不小心,一锄头挖在上面,锄头都崩出了缺口,这石头上连白痕都没有留下半点。手感光滑温润,拿在手上连刚才的疲惫感都消除了不少。

“这应该是一种宝石吧,应该能卖不少钱。”王弘嘀咕着,他虽然没什么见识,但以前也跟着父亲去过县城,也远远地看到过那些富家公子,小姐们戴在身上的各种宝石感觉都不如自己这块。

王弘心里琢磨着,该怎么办才能把这块宝石卖出去,首先是必须要保密,不能声张,不能让外人知晓。须知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如今这世道并不太平,经常有马匪盗贼横行。

前年二里河村的张铁柱在苍云山采到一株三叶灵芝,消息传出去的当晚就被人灭门了,一家六口无一幸免。

等卖了宝石,有了钱一定得买上几亩地,作为农民,做梦都想拥有一块自己的地,有了地才有活下去的本钱,也才有传宗接代的基础。可能这也是所有农民的心思吧。

“要是有了地,还能养几只鸡,隔三岔五地还能吃上个鸡蛋,昨晚上的蛋花粥真好吃,就是没吃出味就没有了。”王弘狠狠地咽了咽口水。

“还有白米饭,大白馒头,炖得酥烂的大肥肉。”不能再想了,再想要被自己的口水淹死了。

王弘一边意淫着以后的美好生活,一边收拾着挖出来的葛根。突然莫名其妙地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他警惕地打量着四周。

同时捡起之前开路用的棍子,用猎刀快速地把棍子前端削尖了些,顺手把猎刀插到腰上。

双手持棍,眼睛快速地打视四周,忽见右侧草丛急速地向两边分开。尚来不及看清楚,只见一条黑影快速向自己扑来。

王弘身体迅速右转,用棍子尖端对准黑影,用力一刺。快要刺到的时候,黑影在快速冲击中,居然还能往右闪开了几寸,这一下只刺中了黑影的左侧。

同时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冲击力,震得他连退了好几步,差点坐地上。

这时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眼前的东西,原来是一条狼,灰白夹杂的皮毛,应该是一条老狼,刚才扎中了它的左腿,正往外冒着血。

此时正呲着牙,嘴角还挂着一丝丝口水,背毛一根根竖立,背部微微弓起,正在准备下一轮进攻。

王弘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打鼓一样咚咚咚地狂跳,手脚抑制不住地颤抖着。紧了紧手中木棍。

王弘心中恐惧,这么大一头狼,体型不比他小。心中暗叹:“今日怕是难以幸免了。”

“我王弘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吗?我才十二岁呢,我死了小弟怎么办?我还要买田买地,好日子还没有开始呢。我不想死啊!”

强烈的求生欲望使得他冷静了下来,仔细地衡量着双方的优劣,比力气自己没它大,速度上自己也大大不如,论战斗技巧,这些畜牲都是经过无数厮杀优胜劣汰下来的,自己赶马也追不上的。

自己的优势就是有刀和长棍,狼能伤到自己的只有爪子和牙齿,最主要是牙齿。

王弘迅速做好了计划,接下来应该先用长棍与其争斗,尽量避免近身站斗,这样自己有距离优势。

一旦被其近身主要防住要害,速度不如,干脆用刀以伤换伤,就看谁抗不住先死了。

人在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思维会变得异常活跃,想通这些也只用了一瞬间的功夫。

“畜牲,今天就看是你吃了爷爷,还是爷爷吃了你,来啊!”王弘想通后,心中发狠。冲着野狼大喊着。

“来啊!”

“来咬我啊!”

先对着野狼虚晃一枪,那野狼见势就当面扑了上来,王弘仍然是当胸直刺,可惜木棍太钝了,只刺破些皮层便从傍滑过了,被其扑上在腿上咬了一小口,不过也在野狼胸腹部添了条血口子,也更激发起其凶性。王弘赶紧后退两步。

野狼再次从侧面扑到近前,向他腿咬来,王弘后退的同时,举棍用力斜劈而下。一棍劈在狼背上,“啪”的一声,棍子断成了两截。

那野狼又已经呲牙向腹部咬来,这要是咬一下还不得开膛破肚。王弘一边后退,左手拿剩下的半截棍子护住腹部,右手抽刀。

野狼一口咬住了左臂,王弘也顾不得左臂上的疼痛,扬起刀就一刀下去,正中朝野狼颈部靠近耳下的位置,只见鲜血飙射而出。以前听老猎人说过这个位置,不管是人还是野兽都能一刀毙命,果然不虚。

此时那野狼躺在地上,发出不甘的呜咽声。王弘一屁股坐地上,大口地喘着粗气,激战过后全身虚脱了,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。

左臂上传来剧烈的疼痛,还有几个地方也是火辣辣地痛。应该是被狼爪给抓伤的。

“好险!差点就死了,还好,就左臂被咬下了一块肉。”

“还真是祸福相依啊,才刚得了件宝贝,就差点死掉。”

险死还生,第一件事就想起了宝石,真是财迷一个。赶紧把宝石从怀里拿出来看了看,才放下心来。

看着手上的宝石,王发现一件很怪异的事,伤口里流出的血液,一接触到宝石就被吸收了。

凑近了仔细看,发现血液全都自动地流到上面的红色花纹里面去了。换了个地方,又把流出的血液吸收了,感觉宝石上的光彩比原来更亮了,还有一点点发热。

这一幕看得王弘惊讶不已,还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宝石会吸血的。犹豫了一下,直接把宝石压到左手臂的伤口上。只见伤口处的血液快速向宝石涌去,越来越快,宝石变得滚烫。

正想把它从伤口处拿开时,只见七彩霞光一闪,从伤口钻进去消失不见了。然后感觉到一股热流沿着手臂上行通过了肩,颈,直往脑袋冲去。速度太快了。

王弘干着急,想要阻止也没有办法。然后那股热流冲入大脑,感觉脑袋里“轰”地一声,整个意识都陷入了黑暗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