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169章 狮头灵菇

刘周平Ctrl+D 收藏本站

二阶丹师的考核,只需要成丹率达到两成既为合格,两成的成丹率至少能保证炼丹不会赔本。

一阶丹师和二阶丹师的考核同时在大殿之内进行。

大殿东侧站立着一百来号人,西侧只有两人。

现在每人面前都摆放了一座丹炉,这些都是由丹殿统一提供的,每只丹炉的品质都差不多。

“丹殿考核现在开始,每人有三次机会,最后取平均成丹率为准。”

负责考核的,除了中年文士,另外还有两名筑基后期的修士。

随着中年文士一声令下,所有人再也顾不上其它,都认真地投入到了炼丹之中。

王弘拿出一份材料摆放好,准备炼丹。

“王师弟,咱们打个赌怎么样?”

旁边的唐婉儿冲着王弘说道。

“不赌!咦!你认识我?”

王弘有点奇怪,他对这名唐婉儿没有一点印像,对方怎么会认识自己的?

说话的同时,他已经燃起灵碳开始温炉炼丹。

“我当然认识你啦!整天有人在我耳边念叨你,我能不认识吗?”唐婉儿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。

唐婉儿说话的同时,手上的动作同样没有停,也开始了温炉。

王弘更加一头雾水了,他实在是想不起来,会是谁整天在她面前提起自己。

“提示一下,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女修哦!”唐婉儿见王弘想不起来,便提醒道。

“还请唐师姐明示。”王弘仍然想不起来,他不记得自己与那一名女修关系特别好。

“哎!又是一个负心薄幸之人,亏我那表妹整天对你念念不忘,你早将她忘到九霄云外了,既然你想不起来,我就不说也罢,还是谈谈咱们的赌约吧。”

“我何时答应与你打赌了?”王弘反问道。

他通过不断的练习,目前二阶丹药成丹率已经接近五层,这在二阶丹师之中,算是不错的了。

与唐婉儿打赌他如果使出全力,应该赢面很大,胜之不武。

他还没打算表现这么抢眼呢,他打算以两成的成丹率通过考核,以后再慢慢增加。

“哎呀!王师弟别害怕,其实我手平很烂的,你应该很容易就能赢的。”

王弘心道,应该是我不想赢你才对。

“我有一株二阶的狮头灵菇,如果你能赢我,我便将这株狮头灵菇输给你,怎么样?”

东面的一阶丹师考场,有几人一边炼丹,还忍不住竖起耳朵,听着王弘与唐婉儿的八卦。

听到唐婉儿拿出二阶的狮头灵菇做赌注,其中一人心中一跳,手上一抖,手上的法诀出错,将一炉灵草烧焦了,丹炉中冒出了一股黑烟。

失败了一整炉,看来这次又没机会了。

也不怪他定力不好,而是他最近准备托人炼制一炉二阶丹药,已经筹备两年了,这狮头灵茹正是他一直都在寻找的主药之一。

狮头灵菇需要在灵木上生长,至少需要二阶灵木才能培育,长在二阶灵木上,就是二阶。

若是用三阶灵木培育,则是三阶灵药了。

而且这狮头灵菇味道非常鲜美,是许多修士的最爱。

“那我如果输了,需要付出些什么呢?”

王弘猜测,对方应该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东西才对。

同样,王弘对她提出来的狮头灵菇也很感兴趣。

“你如果输了,只需要给我一斤灵蜂皇浆就行了。”

“最多半斤!”王弘稍一思考,半斤灵蜂皇浆与一株二阶狮头灵菇价值相当。

“好!成交!”

唐婉儿这时已经淬炼完灵药中的杂质。

她对这次的赌局信心满满,她从小就被发现有炼丹天赋,在炼丹方面,得到了族中的大力培养,一直被誉为炼丹天才。

王弘这时也淬炼完杂质,开始了药力融合的步骤。

他决定将成丹率控制在三成以内,如果唐婉儿能超过三成,他甘愿认输,做事不能见小利而忘大害。

在凝丹的过程中,他的法诀故意慢了小半拍,浪了一些药力。

很快他的第一炉丹药就已经出炉了,出了三粒养元丹。

这一下让许多人刮目相看了,原本大家都没听说过他这号人,以为他不过是弄了几副二阶灵药,想过来练练手,根本就没认为他有多大机率成功。

因为住年丹殿考核也常有这种情况,有些人得到二阶材料练手,反正在这里也是练,还能顺便参与一下考核,万一自己运气爆棚,不小心通了呢。

丹殿中的一阶丹师,虽然也算是一阶炼丹师中最精英的人才,从这考核标准就能看出一二。

但有些筑基期弟子仍然不愿意以一阶丹师的身份加入丹殿,因为在丹殿中这些一阶的精英地位最低。

同样是筑基弟子,在丹殿中凭白比他人矮了一头,还要巴给丹殿掌权者,以图能得到更多的资源。

所以,许多人都是自己修练达到二阶丹师才来此考核。

连坐在上首的中年文士,此刻也对王弘重视了几分。

丹殿一共只有一百多名二阶丹师,且大部分是从丹殿一阶丹师中培养出来的,真正凭自己实力,以二阶丹师身份加入丹殿的非常少。

一般这种人都是炼丹天赋极好,天赋不好的想自己达到二阶丹师,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材料供其浪费。

过了几息时间,唐婉儿也成功地将养元丹炼出来了,居然也是三粒。

看来这唐婉儿炼丹天赋确实是极高的。

唐婉儿炼制出三粒养元丹之后,冲着王弘得意地笑了笑。

王弘没有太过理会,接着炼制第二炉养元丹。

第二炉养元丹,王弘又出了三粒,唐婉儿也出了三粒,现在为止,双方还是平手,胜败就要看第三炉了。

东面参与一阶丹师考核的众人,一些已经自暴自弃的修士,此时放下了自己的活,参与到了这次打赌的围观中。

“这名师弟是何人?我怎么就从未听说过宗门之内还有这么一位炼丹天才。”

“我正好认识,他名字好像是叫王弘来着,几年前他从秘境出来,个人在那一批弟子中,贡献点全宗第一,后来又拍卖了三粒筑基丹,可惜我当时在炼丹,没时间去。”一名酒糟鼻的中年说道。

“你炼个一阶丹药,横竖也就一两个时辰的事,没灵石去也能说得这么好听。”旁边马上有相熟的修士打趣道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