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伊坂幸太郎Ctrl+D 收藏本站

“喂,你到底要去哪里?”

有个陌生男人突然上前搭讪,如月裕美顿时警惕起来。她看了看表,已经深夜一点多了。大街上的百货商店、办公楼、名牌专卖店鳞次栉比,此时却都大门紧闭,一片寂静。仿佛所有建筑物都已经闭上眼睛,进入梦乡。

如月裕美从停放自行车的地下停车场走上来,沿着大街行走时,遇到了这个男人。这人身穿西装;头发短短的,却像刚睡醒似的有些凌乱,带些孩子气;高鼻梁和大眼睛十分显眼,倒也不难看。不过在深夜里跟一个陌生女人搭讪,不像是正经人吧。如月裕美心想:“说不定,把我当成不知如何打发漫漫长夜的女人,也就是随便的女人。想叫我陪他一起玩?以为我会随便上钩吗?”

她在心里盘算要这么回答:“我不缺男朋友。现在有点急事。再见。”后半句是实话,前半句却是谎话。她没有男朋友。

“你到底要去哪里?”那男人点头哈腰,却像非问不可似的。看着他惴惴不安的神情,如月裕美稍微放松了些。当然,她仍然保持警惕。

“我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不可是的。不如由我来问你吧。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里呀?”

“啊,我……”对方正要回答,如月裕美却摊开手掌说道:“停!我来猜猜,早就想试试了。”

“试试?”

“推理。”说着,如月裕美不由回想起以前看过的漫画。侦探受人所托,侦破各种棘手案件。那些漫画里的主人公,大都能通过人物的穿着、举动、携带的物品来推测事件真相,令人称奇。

“首先,你穿着西装,说明有可能是上班族。”

对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皱起了眉头。“你说得没错。不过,任谁都会这种推理吧。”

“现在深夜一点多了,你看上去没有醉意,说明不是出去喝酒,那肯定加班到这么晚才回家的吧?”

穿西装的男人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些难以启齿似的,小声嘀咕:“不,我喝了点儿酒。”他接着又说:“你这根本不叫推理。你说的这些,谁想不到呀?”

“你应该听说过‘哥伦布的鸡蛋’[1]吧?”如月裕美的语气带有几分嘲讽。

“听说过。但我觉得这个比方不太恰当。”

“你这人就爱抬杠。上班族加班,只能是两种情况:要么做事太慢,要么太能干了,领导给你派了一大堆活儿。”

“其实我是个无业人员,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工作过。但我有专利,能靠它养活自己。”

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勾起了如月裕美的好奇心。

“什么专利?”

“比如,你发短信或用电脑发邮件的时候,有时会用到括号里加个‘笑’字吧?”

“嗯,没错。”

“类似这样,有时也会用到括号里加个‘哭’字。”说着,男人用手指在空中比画了个“(哭)”的字样。

“还有‘(汗)’呢。”

“没错,就是这个!”

“就是这个?”

“这‘汗’字加括号,就是我发明的。是叫‘知识产权’吧,我就靠这个收入过活。因为我从没工作过,所以对普通人的生活很感兴趣,有时就会像现在这样试穿西装,相当于一种角色扮演吧。”

“真的呀!”如月裕美瞪大眼睛,随即用手捂住嘴巴,以防发出惊叫。她肩上扛着的一捆绳子险些掉到地上。

“你每次在邮件里输入‘汗’字加括号时,我都能收到钱。”

“好厉害。”如月裕美感觉自己像站在大人物面前一样,十分紧张,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。

男人却笑了起来,摆摆手说道:“骗你的,骗你的。我看你一口咬定我是刚加班回家的工薪族,才故意编了个特别的。”

如月裕美一时没反应过来,当场愣住了。

“怎么可能有这种专利呢!”男人挠了挠额角,辩解似的说道,“你不会信以为真了吧?”

“我就信以为真了!”如月裕美很生气,在深夜的街道上嚷了起来,“别这样捉弄人好不好,我以为是真的。你到底想干什么嘛?”

男人吓了一跳,连忙解释说:“我没有恶意的。”

“明明就想泡妞,还要说假话,真过分!”

“我不是想泡妞啦。”男人连连摇头,“我本来不想和你搭讪的,但考虑到社会治安……”

“社会治安?”

男人指着如月裕美的肩头。“大半夜的,你背着一大捆绕成一圈圈的粗绳子……”

如月裕美看了看自己右肩上的重物。

“而且,你还穿了一身黑色连体服,简直就像……”

“像什么?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