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台北儿子

大冰Ctrl+D 收藏本站

圣谚早就被阿宏撵出了家门。

阿宏早就把圣谚一块钱给卖了。

阿宏说,圣谚不是他儿子了!以前是,现在和以后都不是了。

他禁止圣谚喊他爸爸,逼着圣谚喊他弟弟。

他对圣谚说:哥哥你记住,接下来不许管我,不论发生什么,都是我的事情,和你没什么关系!

他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大吼:你已经没爸了,只有个必须要迁就的弟弟!

你真以为你爸爸是爸爸啊,其实他也是个孩子。

做好准备了没——去给你爸爸当爸爸。

你真以为你孩子是孩子啊,或许他也是你爸爸。

你怎么做他怎么学——学着给你当爸爸。

这篇文章是《台北爸爸》的姊妹篇,叫《台北儿子》。

讲的是一个爸爸在给自己的儿子当完爸爸后,是如何去给自己的爸爸当爸爸的。

从他开始给自己的爸爸当爸爸的那一刻起,他也就真正地成为一个儿子……

我建议你和你爸爸一起看看这篇文章。

看看个中是否也有你爸爸的影子,或者你自己将来的影子。

让你下好决心,决心给他当爸爸。

让他做好准备,准备给你当孩子。

(一)

先从500万人民币讲起。

陈圣谚同学拒绝了整整500万人民币,按他们那个省份的算法,2200多万新台币。

一并拒绝的,还有那个出道当明星的机遇。

缘起是我见他打工攒钱蛮辛苦,推荐他参加大陆的一档叫《非常完美》的综艺节目去赚点零用钱。他穿着他老爸阿宏的旧衬衣旧T恤,跻身于一堆花样男女中,在那个舞台上当了很久的嘉宾。

网上搜搜,应该还能找到视频。

令人吃惊的是,录节目的报酬所得圣谚全给了我,委托我捐赠到贫困山区助学去。

那时候他大学还没毕业,课余需打工攒钱买相机,那笔嘉宾报酬等于他打3年的工,他一分没留全捐了,不见丝毫惋惜。

他不惋惜我惋惜,圣谚啊,这是劳动所得,你自己留着天经地义。

他劝我说:数熟啊,钱酱紫花粗去,才有意义(自行揣摩,此不翻译)。

他喊我大冰数熟,温文尔雅的宝岛语。

……说实话,除了说话不会卷舌头,口音太软太偶像剧,这孩子当真没别的毛病。

心眼好,人也帅得没天理,圣谚帅得嘞,像木村拓哉和言承旭的合体,跳起街舞来浑身发光,看得女生们星星眼,我的天,那迷人的微笑那结实的手臂那看起来很好吃的腹肌……

按理说这样的男生极易被宠成渣,他却出人意料地老实上进,人也简单,单单纯纯的孩子气。

他老爸阿宏对他满意极了,经常和我分享他的事迹。

阿宏说,有漂亮得吓人的大蜜当街拦住圣谚要微信,圣谚的回答是:对不起啦阿姨,我不想我女朋友不高兴。

阿宏说,有著名的经纪公司跑来签圣谚,要送他去韩国当练习生,承诺两年后就能让他红成鹿哈尼,他想都没想就拒绝,说抱歉抱歉,他不感兴趣。

阿宏说,有电影剧组请圣谚演男一号,开价500万人民币,他拒绝的理由依旧是不感兴趣。

他说那会影响他的爱好,在他那个爱好面前,钱和红,都没有什么意义。

也就是说,为了那个爱好,他拒绝了2200多万新台币。

也就是说,在当下经济不景气的台湾,他很可能拒绝的是每年起码1个亿的收入,新台币。

圣谚在台湾大同大学读的是机械系。

他从小到大的爱好是——当修理工,去修机器。

所以2017年2月圣谚大学毕业后,如愿当上了修理工。

对于圣谚的选择……

他老爸阿宏很得意!

(二)

在我认识的爸爸里,阿宏鬼马第一。

……这句话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。

重新说一遍吧,在我认识的所有爸爸里,阿宏鬼马第一。

此君流氓少年出身,14岁就有了性经历,打哭过老师气疯过家人,混过角头当过兄弟,贩过枪支蹲过监狱……总之五毒俱全坏事做尽。

成年后痛定思痛,阿宏浪子回头,革面洗心。

他以己为鉴,处心积虑,最终反向培养出了一个优秀无比的儿子(详情参见《台北爸爸》,一个鬼马老爸用心良苦的育儿经历)。

可阿宏说,圣谚不是他儿子了!

以前是,现在和以后都不是了。

他说圣谚已大学毕业,是大人了,所以没有资格再当儿子,必须当大哥,而他是弟弟。

他说:做哥哥的嘛,不仅要管好自己,而且要照顾好、迁就好我这个小弟弟。

阿宏还当真说到做到,买了辆哈雷当了逍遥骑士,不再干涉圣谚的任何事情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