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小善缘

大冰Ctrl+D 收藏本站

若干天前,大黑天莅临小屋,这段小善缘,已然发芽生叶。

小屋在五一街文治巷80号,木门,泥巴墙。小屋若是个道场,大黑天就是护法。

若你来到小屋,请遵守大黑天的安保条例,和它结个善缘。

有个叫大冰的家伙活了三十多年,只总结出一句人生箴言:

无量天尊,哈利路亚,阿弥陀佛么么哒。

仅以此句,与诸君结个小善缘。

(一)

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我的朋友大都有颗逗B心。

平日里都是平常人,特定的季节才集体变身。

初冬,丽江的旅游淡季,却是古城一年中最有意思的季节。

伴着游客大军的撤潮,逗B战士们冬笋一般从地底钻出来,舒展筋骨,光复失地。

一年一度,家园光复。

没有了熙攘的人流,古城的石板路净洁清幽,潜伏了大半年的奇葩们踱步其上。他们笑眯眯地背着手溜达,一个个意气风发,扬眉吐气。

个个还乡团,都是胡汉三。

和城市里不同,这里交流感情的方式并非只有饭局酒局。

还有耍局,特别孩子气,却颇能结善缘。

街面上时不常可以看到一字纵队。

三五个人排着队,认认真真齐步走,旁边还有领队的。领队的喊号子:一二一,一二一,一二三四!

排队的人一脸灿烂地回应:A!B!C!D!

路人龇着牙看傻瓜,他们乐呵呵地当傻瓜。

都是几十岁的人了,招摇过市图个乐呵而已,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。

谁说有意思就一定要有意义?

谁说成年人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做游戏?

有时候喊着号子走完一条街,队列不停增长,三五个人能变成三五十个人:背着登山包的,拄着老人拐的,踩着高跟鞋的,龇着大门牙的,顺拐走的……下至20岁上至60岁,一半常住民,一半游客。

都是些懂得何时何地解放天性的人,彼此并不知晓身份、籍贯、职业属性,却默契得好像在初中校园里一起做过三年早操,彼此并不矜持。

真正会玩儿的人不会在旺季来丽江,这个季节来的都是好玩儿的人。

好玩儿的人懂得丽江最好玩儿的事儿并非艳遇,而是自由自在的孩子气。

这些孩子气的人,每每会聚在小屋门前玩儿游戏。

300米长的五一街,起始于小石桥,终止于大冰的小屋,队伍喊着号子走到这里,不舍得散,于是有时候扎堆儿丢手绢,有时候组团玩儿老鹰捉小鸡。

叽叽喳喳热热闹闹,好像小学生的课间操。

我隔着玻璃看得眼馋,有时候忍不住了,就会扛着大黑天跑出去找他们结个善缘。

我一出去他们就跑,稀里哗啦跑出去十几米,再纷纷转过身来嗷嗷叫。

我说别跑啊,咱们一起来玩儿老鹰捉小鸡……

他们当中认识我的狂喊:大冰,泥揍凯(你走开)!不然拿砖头扔你!

干吗不带我玩儿?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老鹰捉小鸡……

我厚着脸皮,讪讪地冲他们小跑过去。

他们当真捡了块砖头丢了过来,然后转身狂奔,嗷嗷叫着,四散在丽江古城错综复杂的小巷子里。

我扛着大黑天跑不快,好不容易撵上一个穿高跟鞋的,擒住她的手腕。

结果她一低头,上来就是一口……她啃我的手你知道吗?她啃我的手。

啃完了以后她叫得比我还凶。

然后就跑了,一边嗷嗷叫着一边跑,高跟鞋咯噔咯噔……

我很委屈。

我落寞,搂着大黑天蹲在路边,捻捻它身上的毛儿,给它看我手上的那圈牙印。

大黑天扑棱一下翅膀,瞪了我一眼,目光犀利如刀。

大黑天是只鹰,活的。

(二)

关于我和这只鹰之间的关系,我一直无法界定。

时至今日,一直说不清谁是谁的宠物……

关于这只鹰的来历说来话长,还是要从那群孩子气的逗B说起。

事情源于一头白菜。

别的白菜论棵,那个白菜论头,要不然怎会叫人拴上绳子当宠物遛。

遛白菜的人不知是什么心态,拖着白菜走秀,别的地方不去,专门在小屋门前转来转去。五一街的地面是青石板,摩擦力强,他溜达了半个多小时,菜叶子碎了一地,白菜卒。

彼时我在电影院看新上映的《变形金刚》,微信嘀嘀嗒嗒响个不停,各种线报纷至沓来。

等我闻讯赶回去时,遛白菜的人拖着个白菜帮子早已飘然遁去。

据说是个眼镜男,走的时候笑眯眯地向众人招手示意:我是大冰的读者,我用我的方式向小屋致敬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