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五章 夏之云

三浦紫苑Ctrl+D 收藏本站

“天气这么热,要怎么练习——”

“可是不练的话,我们就要睡路边了……”

阿走在厨房煮午餐要吃的面条,背后传来这样的对话。原来城太和城次正躺在前门走廊上纳凉加闲聊。

自从清濑累倒后,竹青庄这一票人变得比以往更加注意健康管理。他们不只每个月定期到上次出诊的内科医生那儿做贫血检查,厨房也随时储备着各种营养剂,临睡前每个房间里更会展开“马杀鸡”推拿大战。

可是,他们拿夏天的炎热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大学第一学期的考试结束了。时值暑假,气温热到让人几乎要脱一层皮。竹青庄里当然没有冷气,所以前门和每一扇房门都是全天候开启,大伙儿也像蛞蝓似的在通风的走廊上爬来爬去,希望能过得稍微舒服一点。

大锅上冒出来的热气和蒸气直扑向皮肤,黏在身上、化为汗水。阿走飞快将面条盛在滤盆里过水沥干,然后在餐桌摆上沾面用的酱汁、矿泉水和冰块。

“煮好啰!”

阿走用T恤的肩头部位拭去汗水,朝外头喊道。

双胞胎慢吞吞地站起来。城太往餐桌看一眼,嘀咕了一句:“有没有这么寒酸呐,至少也加点佐料?”

“灰二哥已经去院子里摘紫苏了。”

阿走把一大盆像山一样高的面线摆到餐桌正中央,再拿起勺子敲几下大锅的锅底。竹青庄的房客纷纷从四面八方爬入厨房,活像一堆垂死的蛇。

“灰二到底是去哪里摘紫苏?”

“神童兄也不在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话说回来,房东先生真的很不好对付,何必气成那样。”

“他不生气才怪。”

这伙人一边吸面一边叹气,堪称一门绝技。

清濑累倒那天晚上,忧心忡忡的房东先生也想进入竹青庄一探究竟,却被神童和姆萨挡在门外,死也不让他进门。

房东先生觉得事有蹊跷,隔天趁众人上学时溜进竹青庄,结果才踏进门就看到双胞胎房间地板的破洞。

房东把这栋破公寓看得跟宝贝儿子一样重要,如今被弄出一个大洞,简直伤心欲绝,于是把众房客全叫到眼前,发出通牒。

“竹青庄需要整修,所以我决定调涨房租,来筹这笔整修费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“啊什么啊!你们就不会说,‘我们一定会在箱根驿传夺得佳绩,找到愿意帮我们盖新宿舍的有力赞助者’吗?”

“哪有那么好的赞助者!”搞出破洞的罪魁祸首城太嘴里念念有词,被房东瞪一眼,马上闭嘴。

“我看你们精力挺旺盛的,箱根驿传对你们来说应该没什么吧?不想要涨房租,就给我想办法参加箱根驿传!”

大伙儿不敢再刺激房东,怕他老人家气血攻心翘辫子,只好乖乖地应道:“是——”

“我哪有能力搬家。只要能不涨房租,我是很愿意练习……”房里囤了一堆漫画的王子说,“可是说真的,你们不觉得在夏天跑步根本是找死吗?不知道其他田径队是怎么熬过夏天的。”

“大概都是在比较凉爽的地方集训吧,比如北海道之类的。”阿走答道。

“北海道!”

光是听到这三个字,就令城次当场晕乎乎,看着沾面酱汁的样子,仿佛看到螃蟹、海胆、拉面这些当地美食。阿走觉得应该趁他还没陷得太深前把他拉回现实,所以轻咳了几声说:“我们不可能去北海道,哪有那个钱。”

城次失望地一口咽下面线和即将融化的冰块。这时,清濑和神童回来了。

“灰二,你们真慢,我都吃完了。”尼古说,但清濑还是把手中的紫苏叶硬塞给他。

“大家逃离东京这个炼狱吧!咱们去集训!”

“北海道?!”双胞胎站起身来。

“不是,是白桦湖。”

尽管蓼科高原的白桦湖不像北海道那么吸引人,但好歹也是知名的避暑圣地。

“可是我们哪有钱办集训?”阿走问。

“商店街的善心人士会支持我们,”清濑说,“‘冈井打击练习场’的老板愿意把白桦湖的别墅借我们住,八百胜和其他店家会提供集训时需要的食材。至于往返的交通工具,我们有青竹的面包车,所以花不到什么钱。”

“关于资金的问题,大家尽管放心,”神童打包票,“我们已经在商店街和学校里大肆宣传挑战箱根驿传这件事,支持者一定会越来越多。而且,尼古学长的铁丝小人卖得比我想象中还好。”

“什么?”

尼古闻言一愣,手边的动作一顿。他本来正在把撕碎的紫苏叶分配到每个还没吃完面条的人碗里。

“你在卖那东西?那种东西要摆在哪里卖?谁会去买啊?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