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2章 阿鼻寨

莫溟Ctrl+D 收藏本站

等他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次日中午。昨晚他睡得很不安稳,迷糊中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他。

巫公问:“醒了?”

金爵一激灵,像是弹簧那般从地上跳了起来,见说话之人是巫公,这才放下心来,对着巫公点点头,说:“醒了,早就醒了,老头子,外面的血鸦都走了吗?”

“应该走了。”

“应该?”金爵瞳孔一缩。

“走吧,我们去村口看看,看那人还在不在。”说话之时巫公已经掏出了手枪,金爵精神一振,跟他一同走了出去。

幽静的寨子,阳光倾泻而下,白日当空,可照在身上却没有半点暖意,反而让人脊背发凉,如同身附一只看不见的厉鬼。金爵提了提领子,不由加快了脚步,与巫公并肩而行。

巫公寻人心切,走得很快,没走多久,便走到了寨子口,昨晚没有看真切的寨子大门,此刻第一次无比清晰地展露了出来。

寨子的草垛上横躺着一个人。他衣衫褴褛,嘴里哼着一首古老的歌谣,像个被大雨淋透了的狗儿,蜷缩着,紧紧地贴着草垛汲取温暖,这不是昨晚的那人还能是谁?

果然,还没等他俩靠近,那人便醒了过来,他的眼睛在阳光下反射着亮光,直到这时候,金爵才发现他的瞳孔是布满血丝的,就跟昨晚见到的血鸦瞳孔一模一样,恍然一看,有种见到一个人形血鸦的感觉。

对方张着嘴,眼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,沉默着。

金爵发现,在对方平放在地上的手掌中,站着一只被黑布盖住的血鸦。他心跳加快,连呼吸都忘了,头发根根竖起,当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时,他发现对方的手动了。

“当心。”金爵眼神一变,高声呼喊。

一旁的巫公本就很警惕,听到提醒后,他反映很快,几乎在金爵开口的刹那,身子便顺势往地上一缩,一个打滚闪到一旁。同时甩手对着那人砰砰开了两枪。

“别在那里干杵着,赶紧过来。”巫公喊了声,金爵这才如梦初醒地朝他所在的方向跑过去。

“他果然是装的。”巫公气得跳脚大骂。

此刻那人已经越过草垛,亦如昨晚那般不见了踪影,但他的脚步声却暴露了逃跑的方向,显然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淡定,反而有点惊慌。

“追。”巫公两腿并在一起,一蹬之下越过草垛,一手持着手枪,一手对金爵招手。

金爵跌跌撞撞地跑过去,瞪眼一看,草垛的后方是一条小巷,宽度只能维持一个人侧身通过,两旁是斑驳的墙壁,刷满了模糊的画,而这些图画,正是一只只形态各异的九尾金翅凤。金爵表面上很镇定,内心却早已狂风暴雨。

巫公见他脸色发白,有些担忧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金爵指着墙壁,颤抖着嗓音道:“这些和我身上的文身一样。”

他失去的记忆开始在大脑中肆虐,令他险些失去了理智,显得癫狂。

他抓着巫公的衣角,两手发抖,问:“老头子,你告诉我,我身上的紫凤纹到底是怎么回事,真的只是蛊毒吗?你说这紫凤纹是王家的传承祭纹,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,我们和这片阿鼻寨是不是有关系,你到底瞒着我什么!”

巫公闻言,神色露出痛苦之色。他叹了口气,也没了往下追的心情,而是倚靠在墙上,伸手轻拍金爵的后背,说:“不是我不告诉你,而是有些事,真的不能让你知道。”

他用这番话侧面回应了金爵,但却并没有明说。

金爵抬起头来,看着巫公满是皱纹的脸,心里别提有多难受。他不想当傻子,更不想不明不白地被别人利用,他虽然看得到巫公的关心,可却看不到对方的真实目的。

“老头子,你的意思是说,这里面真的还有其他的原因吗?”

巫公颔首,算是回答:“你相信我就好,我不会害你,而且我带你来苗疆古地,目的就是为了解开你的蛊毒……你忘了吗,我当时就说了这里面会遇到一些风险的。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金爵听完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,脸色变得淡然。可是……真的会相信吗?

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旦出现裂痕,就会像一面被摔碎的镜子,即便是完全粘贴了起来,可上面的裂痕,却不是轻易能消除的。

金爵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自己的失态,同时轻声说:“老头子,走吧,我们去找那个人。”

“好。”巫公点点头,看着金爵,毫不掩饰目光中的关爱,他说:“你放心,不论发生什么,我都会保护你,你的蛊毒,我一定会帮你解开。”

说完,他便侧身朝着小巷中走去。金爵叹了口气,小心地跟了上去,穿过小巷,进入一条大道,路面很宽,能容下两辆车并列而行,看起来有些熟悉,他脑中一想,这不就是主干上展开的支干吗?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