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3章 地下王国

莫溟Ctrl+D 收藏本站

且说跌落洞中的金爵,这会儿正狼狈不堪地躺在一片草地上。

头上是蓝天白云,四周是青山绿水,宁静的好似一方世外桃源,可美轮美奂的环境并没让他安心,反而让他更加的紧张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这地方如此安逸,犹如世外桃源,在现实当中,哪里会有这等好事?

他扯着嘴角从地上爬起来。巫公和道衍也纷纷从水里爬到岸上。刚才他们坠落的地方是一处水潭……也是万幸那大坑下面是个水潭,不然以刚才那种高度直接掉下来的话,怕是直接就摔死了。

巫公痛得不轻,脸上还有瘀青,可能是摔下来的时候碰到了石头。他提着手枪走到道衍的面前,按下扳机,指着对方的脑袋说:“道衍是吧,你到底是谁?带我们来这里有什么企图?”

他虽然用枪指着对方的头,可眼里没有杀意。金爵正是看到这一点才没有出手来牵制,此时的他正竖着耳朵,也想听听道衍会怎么说。

谁知,那道衍竟是呵呵一笑,面容上露出疯狂,自顾自地说:“祭坛重开,阴凤现世,真是命啊……”

“说什么疯话。”巫公一枪托砸在对方脑袋上,纯钢打造的枪把子将对方的脑袋砸了个窟窿,一时间血流如注,他似乎察觉不到痛,依旧傻笑着,只是那目光中的虔诚,却是愈加疯狂起来。

金爵看得触目心惊,他跑过来将巫公推到一旁,说:“老头子你干什么,你想要打死他吗?”说完,连忙从行李箱中取出纱布,想给对方包扎,后者脑袋一偏,伸手将他推出几米远,然后身子一晃,像是狡猾的泥鳅那般扎进一米多高的草丛,转眼就不见了影子。

“哎。”巫公轻轻一叹,竟被气笑了,他说,“你这人哪里都好,就是心太过于软了,你看这道衍是普通人吗?如果他是普通人,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对待他啊,你看,又让他给跑了。”

巫公虽然没有明说是因为他才扰乱了计划,可金爵又不是傻子。他联想到先前巫公的举动,便明白了前因后果。他站在原地,脸色青红一片,巫公没责怪他,反而令他更加惭愧。

“走吧,先去找他。”巫公揉了揉金爵的脑袋,提起枪往道衍离开的方向跑去,金爵心想,是不是抓住对方就能弥补这次犯下的失误?他赶忙往巫公的方向冲去。没走出两步,眼前的环境便突然一变。不远处的道衍正虔诚地跪在地上,而巫公则是傻傻地站在那里,身体微微颤抖着,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。

“怎么了?”金爵跑过去,还没跑到巫公跟前,便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。

他看到了长满整座山的大榕树!这些树木遮天蔽日,根茎像是血管,在大地上缓慢地蠕动着,肉眼可见,而在榕树的中央,则生长着一株更大的梧桐树,高耸入云,白云就像丝带那般裹在树干中央。那树上,有一缕淡淡的紫光在扩散着。

金爵抬头往上看去,那茂密的树叶当中,似有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,正冷漠地看着他。他头皮发麻,大声说:“老头子,快趴下。”刚说完,一阵劲风便从空中传来,刮得他脸生疼,黑色的乌云从天而降,仔细一看,竟是紧随他们进入黑洞中的血鸦。

金爵趴在地上,血鸦从他头顶飞过,尖锐的利爪抓破了他的头皮。一缕头发混合着血液从半空当中掉了下来,巫公更惨,他就像被筛子过滤了一遍,浑身上下都是血口子,倒在地上不知死活。金爵慌忙爬了过去,只见巫公正满脸是血地说:“枪,给我枪,那是九……”

“别动了,老头子。”金爵打断他的话,着急地说,“我们还是快走吧,这里太危险了,再耽搁下去,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。”

可不是,此刻血鸦遮天蔽日,在空中不断盘旋,像是天塌了那般,忽然往地面再次冲来。隔得近了,都能看清血鸦身上的羽毛,黑色的羽毛流转着冷光,如同寒铁打造。

金爵来不及闪躲,被血鸦冲了个正着,就在他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,刚才逃走的道衍又冒了出来,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金爵面前,张开双手挡在金爵的前面,嘴里不断地念着一些古老的氏族语言。

狂暴的血鸦顿时停止了攻击,然后四散飞开,有几只还亲昵地落到他的肩上,呱呱地叫了两声便飞快地朝着梧桐树上飞去,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跟……跟我……来。”道衍一把将巫公背在身上,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。金爵犹豫了片刻便跟着跑了过去,没多久便来到一处山坳当中。这里两面环山,中间有一条小河流过,在河的对岸,有一片荒废的茅草屋,说它是荒废的,是因为草屋已经塌陷了一半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